第十七卷 第90章伪装中
0     任性的科洛夫,并没有如他舅妈所愿的那样,去参加什么狗屁的 午宴。

    而是以太累为由,直接折回了马列夫斯基的府邸。

    这里的佣人及管家,自然是不会怀疑‘表少爷’科洛夫的。

    继而,当他回来直奔二楼时,并无人起疑心。毕竟,这几日肖胜就下榻在马列夫斯基的二楼。

    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阻碍着肖胜的行动。

    葬礼结束之后,沙拉狄娃亦要比科洛夫还要提前回来。

    说是身体不太舒服,具体情况肖胜也没有深问。这几日,他也潜心里的把科洛夫这个表妹当初‘空气’。

    但是,今天她的存在,却有碍着肖胜的进程。

    “头,我已经拿到了马列夫斯基最近几日*,所购置物品的清单。大到床单被褥,小到牙膏牙刷。他不仅都亲自购置,买回来的东西,还都送到‘药检’那里进行检验。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交由克、格、勃的人封存?!?br />
    在屋里正想着,如果潜入马列夫斯基夫妇书房内的肖胜,听到斥候这话后,立刻回答道:“我嚓,这么小心???”

    “这还不是被你‘脸谱’的凶名给吓坏了吗!食材、水源以及酒水,全都是由专人看守。摩尔索镇目前留守的人员,也都被克、格、勃的人查了不下十遍以上?!?br />
    “哪怕有一丁点的质疑,全部驱赶!而被驱赶出去的人,全都被集中管理。生怕他们把这些消息泄漏?!?br />
    一口气说完这些的斥候,舒缓了一会儿后补充道:“更夸张的是,从家里得到的最新消息。俄有一台卫星,最近几天内全都在莫斯科上空,随地球自转相对静止在那里?!?br />
    “再直白点,除非谁特么的牛逼到,能破解、控制住那台卫星。否则,无人能通过高科技的手段,窃取到入驻摩尔索镇人的通讯信息?!?br />
    “自成一体系!这得多大的成本吧??烁癫艘桓霭驳侣乘?,那真是下了血本了呢?!?br />
    听完斥候的阐述,‘叭叭’抽着香烟的肖大官人,头皮都在发麻。这样的安保措施,想要取安德鲁斯的狗命,简直就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啊。

    可一旦错过了这条线,那安德鲁斯的踪迹,就真的难寻了。

    “头,你之前的高调,为如今的我们埋下了不可逆转的‘伏笔’啊。咱也别说咋杀他了,混进去就是个问题?!?br />
    听到这话的肖胜,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表情凝重的回答道:“办法总比困难多。等河马那边踩点后回来,再下结论也不迟?!?br />
    “嗯!对了,你让我关注的事情,我特地留意了一下。在马列夫斯基的这份清单里,有泡温泉所需的全部物品?;欢灾?,温泉山庄一定是他们‘会晤’的场所之一?!?br />
    待到斥候说完这话,微微点了点头的肖胜回答道:“想到了!在澡堂里光着身子谈生意,就是从俄国这边传出去的。最先启用的就是世界第一大黑涩会组织‘黑手党’?!?br />
    “在他们看来,坦诚相待下,不会携带武器。彼此,也就放宽心。后来这一‘习惯’,传到了我国的港都和宝岛。后来,又被搬上了荧幕。久而久之被传开!”

    说完‘渊源’后,紧皱眉梢的肖胜嘀咕道:“我大致看了下摩尔索镇的地理位置图。小镇内的这处‘温泉山庄’,是依附着‘巴勒夫山脉’。这座海拔超两千米的雪山,形成了对摩尔索镇的天然屏障?!?br />
    “山那边,就是莫斯科城对外的第一道军事防线据点。所以,这座雪山的四周,也该是摩尔索镇目前安保最为薄弱的地方?!?br />
    “高山、军事防线,再加上山腰上所建的两个军事据点,会让克格勃他们下意识徒生‘安全感’。正面混不进去,这倒是个路子?!?br />
    听到肖胜这话的斥候,吃惊的回答道:“头,山下都零下十来度,山上还是人待的地方吗?会死人的……”

    “在家待着享清福,你在不在云贵继续当你的‘程将军’???”

    待到肖胜这番调侃后,‘嘿嘿’一笑的斥候,开口道:“玩的就是心跳!”

    “富士山都翻过,cia的大楼都炸过。要是不在莫斯科创造点‘奇?!?,怎么能让克、格、勃深深的记住我们‘诡刺’呢?不过现在有件事很棘手,那就是温泉山庄的地理分布图及内部结构图?!?br />
    “马列夫斯基家属的公文包及工作硬盘就在家里??烧飧龅?,沙拉狄娃竟然没跟她母亲一起去参加午宴。而是提前回了家。我没多少时间,按照马列夫斯基夫人的习惯,一旦她意识到自己东西没拿的话,一定会亲自回来来取的?!?br />
    说完这话,肖胜一筹莫展的又‘啪’的一声点着一根香烟。

    想要避开沙拉狄娃,悄无声息的拷贝里面的东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总不能直接弄死她吧?

    而就在这时,斥候轻声回答道:“头,你现在的身份可是科洛夫啊。一个混蛋,一个渣男……”

    “就因为是混蛋,是渣男,我去马列夫斯基书房才显得突兀呢!等等,你的意思是……”顺着斥候的思路,肖胜突然想到什么的质问着。

    未等他说出口,耳麦内传来了斥候的淫荡声:“科洛夫小时候就猥亵过沙拉狄娃。现在人家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难道你就没一点想法吗?”

    ‘啪……’

    拍了下大腿,立刻站起来的肖大官人,掐灭了手里刚点着的香烟。

    “为了任务,我就牺牲一次吧!”

    “头,讲实话。你这算是‘本色演出’。当年赫赫有名的纳兰大少,没少糟?;苹ù蠊肱?!”

    听到这话的肖胜道:“滚蛋,那时候哥哥从不招惹良家!”

    “呦呦。我特么的真信了。这世道,男人最喜欢拉*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固孛吹牡檬鞘潞?,事前只谈姿势?;故俏业挠蜗泛冒?,除了骗我的零花钱外,完美无缺?!?br />
    待到斥候多愁善感的说完这话后,肖胜笑着补充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女人和游戏也一样。所谓的女人最喜欢跟有钱人谈感情,跟穷人谈钱。游戏不也是这样吗?”

    “充了钱,才能谈情怀吗!没充钱?还有毛的情怀啊。连一块钱的首充都不肯给我,你还敢说你爱我?”

    “就像那些看盗版小说的,连一毛钱的订阅钱都不愿意出?;垢宜?,他钟爱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