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www.3vbooks.com 300、尘埃落定【完】
0     300、尘埃落定【完】

    刘彻和刘爽由桑弘羊领路,去书房说话,云舒则带着刘陵和许小姐先去宴厅等候。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云舒因不知道刘爽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心中多了几分忐忑。那三人在书房中长谈了近两个时辰,连午膳的时间都错过了,也不见出来。

    云舒不敢派人去询问打扰,三名女子只好这么干等着,时不时拿些茶点垫着肚子。

    未时,刘彻三人终于从书房里出来了,桑弘羊和刘爽的神色有些凝重,刘彻却显得很开心,对云舒说:“让你们久等了,饿坏了?快开宴”

    云舒急忙让夏芷传令开宴,六人各自入座。

    席间谁也没说什么沉重的话题,只不过如家常闲聊一般,说起宫里宫外的一些小事情。刘彻显得兴致颇高,竟主动跟众人说起玩笑话,也因此,云舒的心情才好了一些,至少可以看出来,刘爽所求的事情有着落了。

    宴毕,云舒先送走刘彻,又送走刘陵、刘爽,这才得机会跟桑弘羊单独说话。

    桑弘羊带着云舒回到卧房,知道她满心疑惑,就开始为她解惑。

    桑弘羊颇为感叹,说:“若不是今日听刘爽亲口所说,我怎么也想不到衡山王府里腐化肮脏到如斯地步”

    云舒对衡山王府的事了解的比桑弘羊多一些,所以相对比较冷静,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刘爽先是状告徐王后妇人乱政,手握衡山**权,并与淮南王勾结,撺掇衡山王谋逆。不过淮南王谋逆一案已经判决,皇上说再行翻案将范围扩大,只怕行之不易。刘爽听了,又状告另外一件事……”

    桑弘羊语气微顿,呼了一口气这才说:“他状告衡山王与刘孝父子二人聚麀,同时状告刘孝烝yin?!?br />
    云舒有些不懂,问道:“什么是聚麀,什么是烝yin?”

    桑弘羊有些为难,但两人是夫妻,也没什么说不得的话,就低声解释道:“聚麀是说衡山王与刘孝两人同寝一个女人的秽行。烝yin是指与母辈乱.伦之事……”

    云舒掩嘴惊呼:“刘孝与徐王后?”

    云舒震惊了,她以前读史时,知道西汉诸王多有yin.乱秽行,但是她亲自接触到了,还是十分惊讶

    桑弘羊说:“刘爽是这样说的,连她妹妹刘无采也举止不端,整个王府真是乌烟瘴气,我在旁听的着实为刘爽觉得难堪?!?br />
    云舒想了想,了然了,难怪刘陵说刘爽拿住了徐王后的把柄,难怪徐王后和衡山王要对刘爽痛下杀手这等事情败露之后,衡山国必定国除无二话

    “皇上决定怎么办了吗?”

    桑弘羊说:“皇上早先就想惩办衡山王,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此次刘爽为他提供这么多线索,皇上自然高兴,他说会立即派人去衡山国暗查,若事情属实,则会还刘爽一个公道?!?br />
    云舒点点头,难怪刘彻走时那么高兴。

    见云舒还要往深处想,桑弘羊就搂着她坐在床边,说:“这件事情自有男人们去处理,你就别想了,我们不如来说说孩子的事?!?br />
    “孩子的什么事?”云舒疑惑的问道。

    桑弘羊的大手摸上云舒的肚子,十分期待的说:“我最近一直在琢磨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思来想去,总也订不下来?!?br />
    云舒想到名字的事,也惆怅了,按照当下习俗,应该由老人赐名才对,于是说:“写信给爹,让爹个孩子取个名字?!?br />
    桑弘羊的手缓缓的摸着云舒的肚子,说:“爹一早就跟我说过这件事了,他怕太后或者皇上要赐名,所以不敢抢先?!?br />
    “孩子还不知是男是女的,等生下来再说也不迟。而且我已嫁做桑家妇,太后和皇上应该不会赐名才对,之前平阳公主家的寿儿,就是曹家自己取的?!?br />
    桑弘羊这才说了实话:“不管是皇上太后还是我爹,我怕他们取的名字不满意,所以想提前跟你商量几个,到时候上面若要赐名,我也好在旁出出‘主意’?!?br />
    云舒忍不住笑了,这样的事情,他也要做个有备无患,真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商量了一宿,勉强想了两个还算满意的名字。

    若是男孩,就叫桑昭然,取其“贤者以其昭昭”之意,希望儿子以后能做个明白人。若是女孩,就叫桑妙然,取其美妙、妙不可言之意,希望女儿美好乖巧。

    到了腊月,祭灶、扫尘、过小年,云舒已怀孕七个月了,虽然不方便走动,但是过年的准备事项却是在她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外面的应酬之事桑弘羊都一力承担了,至于像过年新衣、小孩子的衣物,及女眷登门时的接待等,还是少不了云舒亲自拿主意。

    年前最后几天,刘陵带着专门给云舒及孩子制作的衣服到公主府来看云舒。

    云舒只试了一下自己的新衣服,是否合身,就放在一旁,倒是对那一件件小巧的婴儿衣物鞋袜爱不释手。

    看着那柔软布料做成的精致小衣服,云舒打心底里感激,对刘陵说:“我自己手工不好,府里的妈妈们做的又不合我心意,还是仙衣铺的做工好,样子也好,看着一双双的小鞋子,可爱极了”

    难为刘陵十分用心,一般男女婴儿都能穿的衣服,各种款式都做了一些,若是区分男女的花样,就各做一份。

    刘陵笑着对云舒说:“你这般客气做什么,仙衣铺也有你的一份子,你只管当自己的铺子,要什么东西直接跟我说就是了?!?br />
    云舒就不再跟她说客气话,而是问起她过年的打算。

    “你明天就收拾东西到我这里来,我身子重,不方便拜年,所以今年哪也不去,就在家里,你来陪我解解闷?!?br />
    刘陵知道云舒是怕她没了家人,一个人太孤清,可是她还要给家人戴孝,凡事都要避着些,也免得坏了云舒府里的喜庆,于是婉转的拒绝了此事,只说:“我跟刘爽说好了,让他们过年到我这边来住几天,公主府里人多眼杂,万一被看出来就不好了?!?br />
    即是又人陪,云舒也就不强求。

    刘陵又问道:“衡山王府的事情,有音讯了吗?”

    云舒点头,说:“差不多了,听说派去衡山国的暗羽已拿到了罪证,抓了几个证人,皇上只等年后发作?!?br />
    刘陵点点头,说:“这就好,十六哥也能过个安心年了?!?br />
    待守了岁过了除夕,就到了大年初一。

    云舒不出门拜年,也不见客,全由桑弘羊去张罗,亲友们也都知道她的情况,自然体谅,只盼着她能安安稳稳的生下孩子。

    待开春,衡山国果然出事了,衡山翁主刘无采将徐王后的舅舅刺伤,经查却是因情而伤。朝廷派了张汤去查办,一连串丑事相继查出,除了不知所踪的衡山太子,其余人全部被下狱。

    长安公主府中,云舒半躺在长靠椅中,手中端着雨前碧螺春,跟穿戴一新的刘爽说着话。

    “我下午就要去大理寺协助办案,这一去也不知要几个月,我看你的样子,估摸是快生了,当初答应好给你的礼物,我先给你送来,免得又迟了?!?br />
    刘爽说着,就递上一个布包给云舒。

    云舒好奇他送给自己的大礼是什么,当即在桌案上打开,只见包袱里包着一个棕色的单肩皮包

    云舒震惊的看着桌案上的东西,对于她的震惊,刘爽很满意,高兴的说:“你也没见过这种东西,这是我几年前从关外商人手上买来的。它似皮非皮,上面的金属似铁又不是铁,还有它的做工非常好,样子也好看?!?br />
    云舒伸出手摸上这个皮包,在肩带那里,还挂着一个可爱的迷糊娃娃,一时间,眼泪都要出来了。

    刘爽看着她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

    云舒吸了吸鼻子,说:“没事,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刘爽听到这个话,这才放心了一些。

    他走之后,云舒看着桌上的包包久久回不过神。

    这个皮包,是她穿越时所带来的,她正是从这个包里拿出瑞士军刀,导致卓成残害了她??醋耪飧霭?,勾起了她许多回忆,若不是这个东西,她几乎都要以为她穿越之前的生活只是一场梦,竟有些分不清楚哪里是梦中,哪里又是梦外了。

    重新用布裹起来,云舒让红绡把东西放到箱底封存起来,只当做前世的一个念想。

    三月初,阳光最是明媚的时候,云舒正在树下晒太阳,肚子就疼了起来。

    桑弘羊彼时正在她身旁坐着给她削果子吃,口中说着:“陆先生说你这几天就要生了,怎的迟迟没有动静?我们的这个小家伙莫不是个贪睡偷懒的,到现在都不肯出来?!?br />
    云舒肚子抽抽的疼,不过几息时间,她脑门上就出了一层细汗。

    “我……我怕是要生了……”

    桑弘羊手中削到一半的果子和刀子一起掉在草地上,他当即站起来对院子里的丫鬟大喊道:“快,快把稳婆和陆先生都请来”

    守在院子门口的丫鬟闻声,立刻跑出去,院子里贴身伺候的,急忙开始准备分娩要用的东西,烧开水的烧开水,拿剪刀的拿剪刀,虽然有些惊慌,却也算是有条不紊。

    桑弘羊则横抱起云舒,大步往产室走去。

    云舒知道古代生产容易出事,所以年后就一直在准备分娩之事,产房、稳婆、帮忙的丫鬟,都是事先准备好,云舒亲自谈过很多话的,连陆笠这个临时备用的医生也找了来,以防万一。

    稳婆很快就赶来了,丫鬟们把云舒安置好之后,急忙请桑弘羊出去。

    可桑弘羊心切,见云舒疼的脸色苍白,不停的哼哼,心里跟刀刮似的,一直徘徊不去。

    余嬷嬷带着雪霏等几个孩子也赶来了,见状劝道:“公子稍安勿躁,公主没这么快生,就算快也要几个时辰,请先去外面等等?!?br />
    雪霏在门口张望着,也要往产室跑,桑弘羊怕她添乱,这才领着孩子到外面等着,并说:“那有劳嬷嬷进去看看,我带着孩子们现在外面等着?!?br />
    从中午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傍晚,一直到掌灯时分,孩子也没能生下来。

    产房里点起盏盏油灯,烘的温度越来越高,云舒难受,稳婆们也是急的一身汗。

    丫鬟们不停的进出换水,铜盆中渐渐有了血色,桑弘羊在外面看着,险些要把门框捏碎。哪怕是在沙场遇敌,他都没现在紧张害怕

    “头出来了,出来了,公主再使把劲”

    稳婆们带着欣喜喊着,孩子终于出来了,红绡在旁把剪刀递给稳婆,云舒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剪刀……要干净……”

    剪脐带的时候若感染了,孩子会很有危险。

    红绡连连保证道:“公主放心,刚从滚水里取出来的”

    稳婆手脚利索的剪断脐带,扎好之后,将孩子倒提着,冲着屁股就是一巴掌。

    “哇”的一声,洪亮无比的哭声一直穿透到院外,听的云舒心疼的不得了。

    桑弘羊已是忍不住,推门跑了进来,问道:“怎样怎样?”

    稳婆将孩子用小被子包着,说:“恭喜大人,公主生了位小公子,母子平安”

    桑弘羊看了一眼又红又皱的小家伙,拉着稳婆到床边,对云舒说:“你看你看,你给我生了一个儿子”

    云舒努力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襁褓里的孩子,断断续续的说:“手脚都齐全吗?没有什么问题?”

    稳婆已经笑着说:“公主娘娘放心,小公子白白胖胖,齐全着呢”

    云舒这才放心,闭上眼睛呼呼的喘着气。

    余嬷嬷已经从外面端来汤药,说:“公主,这是陆先生熬的滋补汤,您喝几口再睡”

    桑弘羊把全身瘫软的云舒从床上抱起,勉强喂了半碗,云舒眨眼就昏睡了过去。

    云舒生子之事连夜送到桑府并几个亲戚家,第二日一开宫门,消息就送往了长乐、未央二宫。

    太阳升起时,公主府门前就陆陆续续来了马车,俱是前来恭贺之人。不一会儿,宫里的赏赐也来了,忙的桑弘羊晕头转向。

    ……

    三年后。

    “公主,老爷和公子都准备好了,催您快点呢吉时快到了?!?br />
    丫鬟们手忙脚乱的帮云舒把发髻拆散,重新梳妆,云舒忿忿的念叨:“这个小祖宗,抓散了我的头发,现在却来催我了”

    还好天青手艺熟练,不过片刻,就帮云舒打扮好。

    云舒起身向外走去,又不放心的返回来对内屋的余嬷嬷说:“嬷嬷,妙然就交给你了,若有事,你就差人来报,我立即回来”

    余嬷嬷抱着不到半岁的小妙然,说:“公主放心,老奴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br />
    云舒点点头,这才往外面走去,内院门口的马车上,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把脑袋伸出窗外,见到云舒之后就兴奋的喊道:“娘、娘,快点呀”

    突然,一只手将小家伙拽回了车厢,云舒刚走近,就听雪霏一本正经的在里面说着:“昭然,你不能爬到窗户外面去,很危险,你要听姐姐的话”

    云舒“扑哧”一下笑了,雪霏调皮捣蛋数第一,没想到有了弟弟、妹妹之后,却变成一幅大姐姐的样子学会管束小孩子了。

    桑弘羊在旁牵着自己的坐骑,对云舒说:“娘子,我们快些,时间快到了?!?br />
    云舒赶紧上车,今天的宴会可不能迟到,那可是南宫公主和墨清以及刘陵和卫青的双重喜事

    还好两场婚礼的时间安排的不一样,一个中午,一个晚上.云舒中午吃了墨清与南宫公主的喜宴之后,就要赶去卫青的将军府上,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上了车,云舒点了点桑昭然的眉心,说:“坏东西,以后可不许抓娘的头发了,梳起来可麻烦了”

    桑昭然被训了,嘟着嘴说:“娘头上的珠子最大最好看嘛”

    三岁的孩子了,云舒尝试跟他讲道理,说:“你想要,你就跟娘说,娘有好东西怎么会不舍得给你?你怎么能什么话也不说,就趴上来抓呢,对不对?”

    昭然点点头,然后小手伸进衣兜里,说:“嗯我有好东西也会给娘娘,你看”

    昭然献宝似的从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物品,云舒定睛一看,险些把魂给吓掉了

    那竟然是一把折叠的瑞士军刀

    她一把将军刀拿过来,问道:“你从哪里弄来的”

    她的表情太严肃,把昭然吓到了,转而看向雪霏,结结巴巴的说:“姐姐……”

    雪霏已经十多岁了,自然知道看人眼色,云舒平时一向和颜悦色,如今这般严肃,就知道做错了事情,连忙说:“娘,是我不好,不该把刀子给弟弟玩,我没多想……只觉得这个东西有意思,弟弟一定会喜欢……”

    云舒知道自己吓到了孩子们,呼了两口气,冷静下来,说:“雪霏,你告诉娘,这刀子你是从哪弄来的?”

    雪霏说:“我在院子里的树根下挖到的,当时装在一个小盒子里……”

    云舒看着手上的瑞士军刀,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卓成用来杀她的那把刀,这个刀应该一直在卓成手上,又是怎么到了她家的院子里?

    云舒想着,突然记起四年前卓成死时,所有后事都是桑弘羊在办,极有可能是他从卓成身上找到的

    那么,桑弘羊为什么要把刀埋在土里,从不跟她提起这个事?

    电光石火之间,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也许卓成当年留下的,不止这一把刀而已

    桑弘羊既然故意埋下,那么必定是知道了些什么。想到这一切,她就有些坐立不安。

    一路无言,马车外传来喜庆的奏乐,已经离南宫公主府近了。云舒进府之后,从马车上下来,拉着桑弘羊,说:“我有些不舒服,你陪我找个安静地方坐一会儿?!?br />
    桑弘羊紧张的打量了一下,果然见她脸色不好,他们把孩子交托给同来祝贺的韩嫣、桑招弟夫妇后,带着云舒往旁边的园子走去。

    “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回去传太医?”

    云舒摇摇头,将手中的瑞士军刀放到他手上,问道:“相公,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桑弘羊有一瞬间的错愕,转瞬却一笑,说:“这个东西我都快忘了,竟然被你挖出来了?”

    云舒没有说话,心中十分不安。

    桑弘羊看她这么低着头,不言不语,就搂着她的肩膀往偏远处走去,并低声说:“这是从卓成身上搜到的东西,他死后,你让我去清查他的尸身和牢房,也就是那个时候发现的。他当初手指寸断,不能书写,却用这把刀在牢狱的石板上刻下不少字。我们当时成婚在即,我怕你多想,所以没有告诉你,直接埋在了家里的院子里。后来也就忘了……”

    云舒嘴中感觉有些发干,紧张的问道:“他……刻了什么?”

    桑弘羊握紧了她的肩膀,说:“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有些字着实认不清楚,我也读不懂他到底写的什么?!?br />
    撒谎

    没有读懂卓成写的什么,又怎么会紧张的把刀藏起来?又怎么会不对云舒透露一个字?卓成一定是把“秘密”说了出来,桑弘羊一定是知道了所以他才对云舒预估出的事情深信不疑,所以他从不询问云舒表现出来不合理的一面

    看着她眼中的惊慌,桑弘羊搂住她,说:“他写了什么有什么要紧呢?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娘子,老天将你送到我身边是对我的恩赐。现在,有你、有我,有昭然和妙然,这就够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听着他说的这个话,云舒突然释然了,是啊,有什么要紧?连桑弘羊都不放在心上,她又为何要抓住紧紧不放?

    在这里,她有丈夫、孩子,有她所奢望的一切,这就够了

    前院传来喜悦的欢呼声,有人高喊着“新郎、新娘子来了”

    桑弘羊牵起云舒的手,说:“走,什么都不要想了,我们观礼去”

    云舒重重的点头,望着他温柔的眼神,嘴角止不住的溢出幸福的微笑。

    【完】。

    PS:手打全文字,请记住本站的域名[神=马=小=说]的全部拼音SHEN+MA+Xiao+SHuo然后就是.C0M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