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正文 第1379章 誰說亡靈就殺不死了?
0     月光照耀之下,巴博薩船上的其它水手也變成了骷髏形態,一個個咧著沒有血肉的大嘴獰笑著,揮舞刀劍向艾莉亞和沈隆沖過來。

    “老天,有妖怪??!”留在七海之王號上的水手驚呼起來,他們趕緊瞄準那些骷髏開槍,試圖以此來解救自家船長,然而這一切并沒有什么用,子彈有的從骷髏骨頭縫隙中穿過,根本沒有擊中目標,就算打中的也頂多是讓骷髏的動作變形而已,普通的子彈根本殺不死他們。

    “嘯風船長,看來你對我的了解并不多,我是殺不死的!”巴博薩船長獰笑道,他肩膀上的猴子也變成了骷髏,同樣吱吱叫著,似乎在嘲笑沈隆。

    “現在,把那兩個秘密,還有這兩個八里亞爾交給我,我就放過你,哦,對了,還有你的八里亞爾那枚玉繩結?!卑筒┤そ幼潘檔?,邵峰的八里亞爾是由來自著名的絲綢之路的絲線和一塊精雕細琢過的家傳玉石組成的繩結。

    “哦,還有那艘船?!卑筒┤聰蚱吆V鹺?,他原本覺得自己從杰克-斯派洛那里奪來的黑珍珠號已經很不錯了,但是看到能在陸地上行駛、翻山越嶺的七海之王號,他又覺得黑珍珠號不算什么了。

    這艘船一定還有其他秘密,要不然邵峰也不會生出想爭奪海盜之王寶座的想法,要是我能拿到這艘船,再加上自己的不死之身,說不定連戴維瓊斯的飛翔的荷蘭人號也能戰勝,坐上海盜之王的寶座。

    “赫克托,你有點想多了!我只是想試試你的不死能力到底有多強而已,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研究!”沈隆臉上依舊帶著微笑,魔法、方術還有他從其它世界帶來的道具,都有殺死亡靈的能力,他一點兒也不擔心,而且就算這些辦法都不管用,自己也能離開這里。

    他用眼角的余光看著艾莉亞,艾莉亞在見到這些骷髏之后不僅沒有害怕,反倒生出一股親切感,這些骷髏讓她想起了在臨冬城外,和雪諾他們一起對付異鬼大軍的場景,于是大聲對沈隆說道,“這些家伙和尸鬼簡直太像了!”

    “還是有些區別的,尸鬼可沒有保留智慧,他們還保留著過去的記憶?!鄙蚵√嶁訓?,尸鬼只能憑著本能戰斗,這些卻會用上各種技巧。

    “我想知道我的匕首能不能殺死它們!”艾莉亞拔出了自己的瓦雷利亞鋼匕首,輕巧地躲過兩把長劍的劈砍,在甲板上一滾,瓦雷利亞鋼匕首順勢劃過了兩個骷髏的腳腕。

    然后這兩只骷髏突然發生變化,他們眼窩中的光芒漸漸消失了,然后無力地癱倒在甲板上,重新恢復了人類的模樣,腳腕流出鮮血;艾莉亞的匕首順勢劃過他們的脖子,這兩個家伙就真正的死去了。

    “射擊!她只有一把可以殺死我們的匕首!”巴博薩船長愣了下,然后迅速反應過來,飛快地下達命令。

    “誰說我們只有一把匕首來著?”沈隆從隨身空間里套出一把在《魔戒》世界里得來的,鍛造過程中加了秘銀的長劍,然后看也不看后方就隨手橫切,一名正要從后方射擊艾莉亞的骷髏被沈隆斬下腦袋。

    這個家伙同樣恢復了正常人的模樣,腦袋在甲板上滾了幾個圈,就不甘地閉上了眼睛;秘銀同樣具有魔法效應,可以殺死邪惡的存在。

    嘩啦一聲,沈隆和艾莉亞周圍的骷髏飛快地散開,他們依舊保持著智慧,見到能殺死自己的武器當然會感到怯懦,那只骷髏猴子也吱吱叫著躲在了巴博薩的背后。

    “開槍!開槍!”巴博薩船長仍舊高聲呼喊著,想用遠程武器的威力來抵消這兩把神奇冷兵器的威脅。

    “除你武器!”沈隆手中的長劍突然換成了老魔杖,一道光芒閃過,那些骷髏手上的火槍、刀劍紛紛落地,然后沈隆再次笑道,“或許,我可以用來殺死亡靈的不只是刀劍而已。

    “Firedfire!”老魔杖指向巴博薩身后的一名骷髏水手,然后吟誦出厲火咒的咒語,這是《哈利波特》世界一種非常厲害的黑魔法,連伏地魔的魂器都可以消滅,據說如果鄧布利多全力使出厲火咒,足以摧毀整個巴黎。

    厲火咒可以摧毀人的肉體和靈魂,這些受詛咒的水手雖然化身為骷髏,但是他們的靈魂依舊存在。

    “啊~”那名骷髏水手發出無比凄慘的叫聲,被火焰灼燒靈魂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忍不住抱住了自己旁邊的骷髏水手,火焰隨即也點燃了它,這下慘叫的骷髏變成了兩個,其它骷髏馬上飛快地離開了他倆,生怕也被他倆沾染。

    “咯噠咯噠咯噠……”這些骷髏水手們害怕的牙齒只打顫,看著那兩個骷髏整整痛呼了好幾分鐘才徹底化為灰燼,他們同樣也沒有活下來。

    沈隆轉動魔杖,將厲火咒的火焰吸回魔杖之中,厲火咒其實并不難施展,這一咒語被定義為黑魔法,除了它的殘忍之外,更重要的是它很難被控制,不過在沈隆這里不存在這些問題,他完全可以收放自如。

    “不要著急,我所掌握的能夠殺死亡靈的辦法可不止這些呢?尊敬的巴博薩船長,您稍微耐心點,我再給您來演示下一種?!彼低晟蚵∈掌鵒死夏д?,拿出了從《木乃伊3》中帶回來的方術竹簡,在電影里,紫苑正是用這份竹簡害死了復活的始皇大軍。

    巴博薩露出凝重地表情,看著沈隆手里的竹簡,他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他的不死之身在這位面前似乎一點兒用也沒有。

    “哦,對了,忘了說了,這種方法是一種群體性的殺傷咒語,我練習的還不太熟悉,無法確定念出咒語之后殺死的究竟是一名亡靈,還是我附近的所有亡靈!”沈隆正要開始念誦,想了想又停下來專門提醒道。

    “所以,巴博薩船長,你確定要聽這段咒語么?”沈隆此時的微笑,在巴博薩眼里比魔鬼還要可怕。